<rt id="egakc"><center id="egakc"></center></rt>
<acronym id="egakc"><center id="egakc"></center></acronym>
<sup id="egakc"></sup>
<rt id="egakc"><center id="egakc"></center></rt><rt id="egakc"><small id="egakc"></small></rt>
<rt id="egakc"><small id="egakc"></small></rt>
<rt id="egakc"><small id="egakc"></small></rt>
<acronym id="egakc"><center id="egakc"></center></acronym>
<acronym id="egakc"><center id="egakc"></center></acronym>

文物修復還需用敬畏之心做專業之事

 

中國文化傳媒網訊(記者 王婭玲)近日,一張四川安岳石窟建于宋代的佛教造像遭到毀滅式修復的圖片,在微博上引起軒然大波:修復前的造像既有唐代的粗獷古樸,又兼具宋代的寫實,衣服褶皺自然靈動;而修復后的造像,渾身被色彩鮮艷的油漆覆蓋,佛像五官也被重新彩繪,古意蕩然無存。

正當人們惋惜痛心之時,陸續有廣安金鳳山摩崖造像、樂至馬鑼睏佛寺摩崖造像、資中羅漢洞造像等四川省內造像被彩繪重塑后的照片集中被發出。涉事造像基本于2006年至2013年間被認定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或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而“修復”行為多發生于 20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當地群眾自發捐資“妝彩重塑”。

 

馬鑼睏佛寺摩崖造像修復前后對比

 

四川安岳石窟宋代佛教造像修復前后對比

不只是重塑佛身的民間行為引來詬病,近年來,一些官方主導的修復行為,也沒有得到大眾的完全認可。山西大同省級文保單位明代得勝堡被用仿古磚包裹,變成嶄新的仿古建筑;河北易縣鎮靈塔原本為磚石結構,經當地文物部門委托的施工隊修繕后被涂抹一層白灰成為一座“白塔”,還加修了塔頂;遼寧小河口長城修繕時被指違背了《長城保護條例》中的“不改變原狀的原則”。多個官方的修復項目,也沒逃脫“不專業”的指責。

我國文保專業人員多集中在省市文物部門、文保事業單位和博物館,他們承擔了大量國保、省保文物的保護工作。至縣級,基層一線專業人員比例很低。而大量的一般不可移動文物責任在縣,但多數保護經費不能進入縣級預算。因此,民間與官方兩種力量共同參與文物修復和保護,很有必要。誠然,不可移動文物常年經受風雨侵蝕,其年久失修的現狀我們不能視若無睹,但由于缺乏文物保護意識,群眾“好心辦壞事”的事情屢屢發生,給歷史文物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

我國需要保護的文物很多,除省、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外,還有大量的縣級及一般文物保護對象由于保護力量不足而顧及不上。據統計,我國第三次文物普查登錄的不可移動文物76.7萬多處,而文物博物館系統的行政、事業機構的數量與繁重任務相比很不適應,大部分縣甚至沒有文管所。因此,群眾集資修繕文物既是對文物部門維修保護文物的補充,也是動員社會全員參與文物保護的有效途徑。

但是,老百姓沒有專業背景,對于應該遵循怎樣的修復原則和理念并無概念。他們被信仰的力量驅動,卻缺乏文物保護的正確意識,在他們眼里,佛造像并不是文物,而是保佑他們的神靈,他們只是出于“好心”去進行文物修復。問題在于,這樣的“好心”需要用“專業”去引導。

此外,必須要明確的是,歷史遺跡的修復說到底要依靠文物行政部門,要充分依靠有科學保護手段、科學保護意識的“正規軍”。

文物代表過去的時代,有當時的技術、審美、社會風俗等方面的印記。文物身上的斑駁肌理,滄桑痕跡,也都記錄著時光流轉、時代變遷,以無聲的方式傳遞著豐富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信息。正因如此,梁思成先生曾經提出,文物要“修舊如舊”。這里的“如舊”,并不是意味著因循守舊不能容忍絲毫的創新發展,而是要盡可能以最小的干預保護文物本體結構,保持文物原始風貌,保住文物周邊環境?!吨腥A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也明確規定,對不可移動文物進行修繕、保養、遷移,必須遵守不改變文物原狀的原則。各級文物保護單位在進行修復時,必須牢牢把握住這些理念和底線,進行專業和規范操作,用專業技藝推動文物修復。

隨著科技發展,文物修復技術和觀念都在逐步提高,用更先進的修復技術解決文物修復中的難題已經成為可能,更多古老技藝中的缺陷也在先進技術的出現后而得到彌補,更加專業的修復技藝將更好助力文物修復。

不管是對官方行為,還是對民間行為而言,存“敬畏”之心,行“專業”之事,都是文物修復和保護的題中之意。

一方面,各級文物行政部門要充分發揮主管職能,正確引導鼓勵群眾的自發修復,使之步入正軌;相關部門的宣傳行動也要能搶占先機,注重對人民日常文物保護意識的教育,莫等傷害發生再追悔莫及。另外一方面,采用更先進的技術手段彌補古老技藝中的缺陷和不完美是現代人的義務和幸運。不斷創新發展文物保護理念、工作機制、技術手段也是各級文物行政部門、業界專家等“正規軍”的職責所在。

最新消息稱,國家文物局已經下發通知,要求四川省文物局立即開展全面拉網式調查,加強有效管理,開展宣傳教育,四川省文物局也有針對性地布置了工作重點。希望這批造像在百姓的善意和文物行政部門的雙重努力下,能夠繼續屹立千年。

文物是文化的講述者,是歷史的見證人,是民族的記憶庫。文物修復是一項復雜而專業的嚴肅計劃,如果沒有權威的指導,沒有尊重歷史的方案,沒有有關部門的監管,我們可以預言,修復式破壞可能還會出現。只有文物行政部門切實履行職責,民間力量得到正確引導,用更專業的行動做最專業的文物修復,文物保護工作的明天才會更好。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責任編輯:王婭玲

相關閱讀:

熱點新聞

精彩專題

更多»

主管單位: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主辦單位:中國文化傳媒集團

關于我們 | 網上讀報 | 網站地圖 | 廣告刊例 | 友情鏈接 | 聯系我們 | 本網聲明 | 版權聲明

京ICP證110609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0004 京網文[2010]0444-036 ISP許可證B2-20110081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1263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聯網等從事違法行為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國文化傳媒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北石家庄| 临沧| 海北| 河南郑州| 铁岭| 延安| 桂林| 伊犁| 琼海| 衢州| 日照| 辽源| 四平| 阿拉善盟| 毕节| 张家界| 滨州| 湘潭| 长治| 包头| 白银| 海拉尔| 单县| 安岳| 白山| 柳州| 馆陶| 玉溪| 钦州| 怒江| 吐鲁番| 贵州贵阳| 博尔塔拉| 河北石家庄| 济南| 庆阳| 温州| 甘南| 乌兰察布| 昆山| 随州| 朝阳| 凉山| 崇左| 济南| 濮阳| 单县| 伊春| 香港香港| 铜川| 陕西西安| 张家界| 临海| 淮南| 广元| 广饶| 慈溪| 惠州| 广汉| 随州| 铜陵| 文山| 湖州| 玉树| 湖州| 锦州| 鞍山| 赤峰| 淮北| 珠海| 东莞| 凉山| 南京| 吉安| 四平| 柳州| 贵州贵阳| 万宁| 吴忠| 亳州| 泰州| 温州| 白山| 茂名| 阿勒泰| 辽宁沈阳| 昌吉| 揭阳| 黔南| 铁岭| 苍南| 黔南| 肥城| 铜仁| 南阳| 偃师| 莱州| 泰安| 铜陵| 诸暨| 湛江| 宁德| 儋州| 新沂| 临沂| 曲靖| 博尔塔拉| 阿里| 汝州| 海西| 燕郊| 桐城| 柳州| 黔西南| 惠州| 漯河| 菏泽| 临海| 内蒙古呼和浩特| 垦利| 漳州| 滁州| 吐鲁番| 那曲| 吉林| 和田| 诸暨| 海北| 沛县| 茂名| 无锡| 河源| 阿拉善盟| 咸阳| 宿迁| 汉中| 株洲| 台南| 伊春| 东营| 广西南宁| 玉溪| 达州| 德清| 湘西| 毕节| 济南| 汕头| 泸州| 嘉兴| 包头| 永新| 德阳| 万宁| 资阳| 乐清| 盘锦| 丽江| 赤峰| 南充| 赵县| 义乌| 甘肃兰州| 简阳| 遵义| 昌吉| 承德| 通辽| 崇左| 本溪| 乳山| 嘉兴| 来宾| 涿州| 陵水| 资阳| 宝鸡| 乌海| 贵港| 惠州| 邹平| 嘉峪关| 天长| 儋州| 郴州| 眉山| 莒县| 偃师| 邵阳| 如皋| 桓台| 杞县| 孝感| 文山| 邹平| 海拉尔| 偃师| 洛阳| 运城| 邹城| 潮州| 章丘| 四川成都| 济源| 邢台| 长垣| 雅安| 江门| 潍坊| 长垣| 巴音郭楞| 菏泽| 楚雄| 吴忠| 霍邱| 孝感| 昆山| 咸宁| 海宁| 渭南| 开封| 承德| 庆阳| 白山| 玉环| 铜川| 深圳| 阳泉| 濮阳| 昭通| 芜湖| 安吉| 开封| 涿州| 玉树| 沧州| 永州| 南平| 巴音郭楞| 高密| 中卫| 招远| 滕州| 青州| 陕西西安| 金坛| 文昌| 松原| 桂林| 包头| 海门| 濮阳| 咸阳| 防城港| 台南| 乐清| 咸阳| 三明| 偃师| 铜陵| 青海西宁| 梅州| 柳州| 中卫| 白沙| 宁国| 衢州| 改则| 锡林郭勒| 达州| 阜新| 海南海口| 象山| 巴彦淖尔市| 天长| 垦利| 临沧| 济南| 白山| 广西南宁| 寿光| 琼中| 齐齐哈尔| 景德镇| 连云港| 诸城| 正定| 台山| 湖南长沙| 张掖| 果洛| 章丘| 和田| 昌吉| 淮安| 阿勒泰| 乳山| 宜昌| 台南| 宁德|